30年前享用婆母厨艺 如今吃上社区“年夜饭”

2020年01月 23日 14:35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年夜饭

“婆母在世时,到了年三十,她都要准备一大桌子菜,有五碗、八碟、四炒菜、一个汤,桌子上都摆满了。”春节进入倒计时,71岁的老扬州颜纯蕙又想起了30多年前的年夜饭,想起去世多年的婆母。

30多年前婆母掌勺 “五碗八碟四个炒菜一个汤”

颜纯蕙告诉记者,那时是计划经济,市场上好多东西不易买到,到了年终,各家单位会发一些食品给职工,有香肠、变蛋、花生米,“有时,单位还会发猪肚、咸肉、烧鹅、口条、鱼、水果等。”

年货一拿回家,婆母便张罗着处理。“先生单位发了老鸭,婆母戴着老花镜把鸭毛去掉,口条用五香和八角腌好,花生米在油锅里炸一下……”看着婆母有条不紊做着一道道菜肴,颜纯蕙打心眼里佩服。

大年三十的前一天,婆母会把需要“火候”的荤菜在煤炉上做好。“她让我们买几斤五花肉,必须是肥瘦相间的。”颜纯蕙说,婆母的刀工很好,她把肥瘦肉分开切,把瘦肉切得细细的,再把切好的肉粗粗地剁一下,然后一个个地做成肉圆在油锅里煎,煎出来的肉圆很香,再放焯过水的冬笋、百叶结烧大斩肉。

虽然时隔30年,但对婆母“五碗、八碟、四个炒菜、一个汤”的安排,颜纯蕙仍记忆犹新。香肠、变蛋、炒花生米,再买一点熟牛肉,这就有了4个冷盘,猪肚、咸肉、口条3个菜,加上烧鹅,一共8个碟子。

再说“五碗”,“扬州的特色菜红烧狮子头必须有,再加上红烧鱼、烧杂烩、烧青菜、大煮干丝;四个炒菜分别是炒猪肝、茭白青椒炒肉丝、炒腰花、炒土豆丝;一个汤,那就是香气四溢的老鸭汤。”

年三十的饭桌  传统扬州菜都带彩头

颜纯蕙回忆,那时人们特别讲究好彩头。年三十的饭桌上,最不可或缺的就是“自带”彩头的鱼,“年年有鱼(余)”嘛。

“如果买的是鲢鱼,就意味着‘年年有余’;如果是带鱼,就叫做‘代代有余’。”鱼煮好以后,年夜饭上,只是端到桌上一飘而过,长辈会说“余了,余了”,然后就放到旁边去了。“年三十是不吃的,有个说法,吃了就余不下来了。”

颜纯蕙记得,与别人家年初二带姑娘不同,初一,她的婆母就会请3个女儿回娘家吃饭。“初二,我回娘家,初三、初四在几个姑子家聚会,这条鱼要到初五才能动筷子。”

烧杂烩也叫全家福,是必备的。预示着一年一度全家人的大团圆,大家都把这个菜称为“头菜”。“考究一点的人家,会把油炸肉皮改成鱼肚或海参。”

颜纯蕙记得,那时大年三十,许多单位下午两时多就下班了。她回家就当起了婆母的下手,洗菜、切菜、装冷盘……到傍晚5时多,10多个菜全部搞定。“那时,二姑子和我们住在老城区的一个大院里,除夕晚上不到6时,她就端几个菜和红酒过来,一边走一边说,‘我来了,凑个热闹……’”

思念故去的亲人 吃上了社区准备的年夜饭

跟着婆母后面做了四五年的年夜饭后,颜纯蕙就自己张罗年夜饭了,依然按照婆母的“五碗、八碟、四个炒菜、一个汤”菜单,她操持了10多年的年夜饭。其间,年迈的婆母去世,“我与婆母亲如母女,她走了许多年,我一直想念她。”

直到先生生病前,颜纯蕙除了做年夜饭,还按照老规矩在大年初一请3位姑子回来吃饭。“想想那时,一大家子一起喝酒、吃佳肴,谈笑风生,其乐融融。”

一晃几十年过去了。颜纯蕙说,“如今情况有了变化,长辈归天了,先生也驾鹤西去,孩子在外地工作,我成了空巢老人。孩子有时会在春节回来,或者带着我到外地旅游,过一个愉快的春节。”

社区对空巢老人很关心,每年都请他们吃年夜饭。颜纯蕙也去参加过,社区“中央厨房”的大厨做十菜一汤,桌子上放得满满的。志愿者端菜、上汤、装饭,把筷子递到每位老人手上,笑着说,“叔叔阿姨们不要客气,多吃点儿。”“看着这热热闹闹的场面,我的眼前湿润了,不禁又想起多年前一家子围着婆母一起吃年夜饭的情景。”实习生 聂智慧  记 者 张庆萍


责任编辑: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