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见&波点带你吃gai!·荷花池小吃的文学史

2019年07月 09日 15:44 | 来源: 扬州发布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扬州发布记者 王鑫 林倩雯


在扬州,荷花池,一定是最富有诗情画意的地名之一。关于荷花,很多人的脑海里,会立刻浮现出一连串的诗词,比如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,或是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红花别样红”,再或是“兴尽晚归舟,误入藕花深处”……这里的小吃,似乎也有别样的文艺气息。

北方水饺的唐诗味道

水饺一定是北方人的擅长。店老板来自徐州,操作台在室外,不忙的时候,从擀面皮到包成型,可以一人独揽。水饺个头不大,馅却足,薄薄的面皮,咬在嘴里,却有韧劲。荠菜的馅料,或是豆角,那种青翠,几乎能够透过面皮渗透出来,就是陶渊明笔下的田园诗啊:“欢言酌春酒,摘我园中蔬。微雨从东来,好风与之俱”,这里的菜蔬,新鲜得如同刚从田地里采摘回来一样,直勾勾引诱着食客们。夏天一碗白里透着青翠的饺子,佐一碗漂着香菜的饺子汤,吃的是热食,却感觉清凉。

酥头令的宋词滋味

没有办法,光是“酥头令”这三个字,就是一首太美太美的宋词词牌了,宋词里的小令,有着如此隽永的美好滋味。一开始,就会想到陆游的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。但是呢,转念一想,如此凄美的爱情,吃不出酥头令的圆满滋味,还是李清照的这首小令: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”,那时的李清照,正是生活得有滋有味,一口酥头令下去,管他绿肥红瘦。

这是独属于夏天的吃食,老板说,一年也就卖这一季,因为自然的高温可以为发酵提供最好的环境。老面发酵的面糊舀上一勺,摊在油锅里,油煎的声音总是勾魂的,待到两面金黄,圆圆的酥头令便成了。看起来其貌不扬,却是意外好吃,发酵产生的气孔将面团完全撑了起来,十分绵软,刚刚好的甜度搭配外圈脆脆的口感,简直让人有点欲罢不能的意思了。

烧饼铺的元曲气息

烧饼,是最富市井气息的平民吃食,在荷花池边,可以欣赏“骤雨过,珍珠乱撒,打遍新荷”的美景,更何况,元曲本就是老百姓们津津乐道的曲子,比如这一首:“茶烟一缕轻轻飏,搅动兰膏四座香,烹煎妙手赛维扬。非是谎,下马试来尝”,下马来尝什么?山珍海味显然不合适,一块刚出炉的烧饼,配着香茶,最是合适。

在扬州城区每一处居民聚集区,几乎都有一个极受欢迎的烧饼摊,在外人看来口味都是差不离,但是对于每天都要来报到的居民来说,那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味道。葱油多了少了、酥皮脆了软了、芝麻香了煳了,这些,也一定只有最“刁嘴”的常客才能尝得出来。扬州的烧饼分甜咸两种,这家也不例外,外皮酥脆、内里绵软。

酸菜鱼的明清小说传奇  

最后一勺热油淋上去,滋滋作响,一大盆酸菜鱼就新鲜出锅了,像极了热闹的明清小说,这最后一勺油,不正是《红楼梦》中的“烈火烹油”之景象吗?至于那白的鱼片,红的辣椒,绿的香菜,混在一起,正如同《水浒传》的好汉,在梁山聚首。

这里的酸菜鱼似乎也浸染上了豪放的气息:超大的瓷碗中漂着厚厚一层红油,酱色稍深,爆香后的辣椒、花椒等大料铺撒在鱼片的最上层,葱花和香菜相间作为点缀。和扬州很多的酸菜鱼比起来,这里的酸菜鱼更像个大大咧咧的小伙子,外形洒脱,鱼片入口又是十分滑嫩,口味稍重一些,酸菜的味道则大多被大料掩盖,风味更加独特。一份酸菜鱼用来佐饭,怕是三碗也不嫌多。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